美團攪局打車市場,滴滴有這三種應對可能

滴滴想要阻擊美團步伐,進軍外賣之舉是下下策,若想從容應對美團的攻勢,必須在外賣之外找到更好的辦法。

2018年元旦前夕,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溫州、福州、廈門等城市的用戶打開美團APP,將發現傳聞中的打車入口已悄然上線。但點擊打車並不能直接享受的相關服務,而是出現一個征集 20萬人 宣傳頁,點擊報名會跳轉到報名成功頁面,顯示尚差多少人報名的數據,以及面對乘客與司機不同的獎勵入口,最顯眼的是針對司機入駐的 前5萬註冊0抽成 。

聯想到滴滴去年飽受司機吐槽的 高提成 ,美團0元抽成的誘惑必將引爆整個司機圈,多少司機面對誘惑會忍不住 跳槽 ?答案顯而易見,一場出行領域的腥風血雨即將在2018年多座城市上演。

滴滴外賣圍 魏難救趙

同為騰訊系的滴滴、美團並不是第一次交火,滴滴早在2015年11月就戰略入股 餓瞭麼 ,去年更傳聞還將繼續對其戰略投資。而且去年2月美團在南京試運營出行業務時,就有媒體爆料滴滴已經在公司內部秘密試水外賣業務,並 報復 性的首選試點也定在南京。隨著去年12月美團成立出行事業部,將出行業務擴大到南京之外的七城,滴滴外賣的進程勢必也將加速。

從進入對方領域時間上來算,滴滴外賣的傳聞被評價為 田忌賽馬 或 圍魏救趙 之舉。然就雙方異業競爭的外界態勢而言,美團打車的戰略意義要甚於滴滴進軍外賣,美團打車或將成為滴滴最可怕的對手,但滴滴做外賣卻很難對美團形成沖擊。得出此結論主要基於三方面因素:

首先,美團進軍出行是補足自身吃喝玩樂之外出行的全生態,是提供一站式服務的必要動作。雖然打車平臺和外賣平臺均有基於位置服務(LBS)的基因,但滴滴做外賣,卻是原有出行業務之外的獨立生態。美團此前核心的業務如美食、電影、酒店住宿、旅遊、休閑娛樂、生活服務等門類,這些用戶需求多多少少都有打車需要。反觀滴滴一直在出行領域的下沉,服務特色決定同外賣服務重疊性較低。因此,雙方動作看似是互相滲透,但美團對打車的佈局優勢遠大於滴滴對外賣的圍剿。

很多業界觀察者拿出2016年Uber在美國推出Uber Eats進軍外賣市場舉例,認為滴滴外賣同樣大有可為。要知道,目前Uber Eats的流水占到Uber全球總流水的10%。可Uber與滴滴進軍外賣市場有著截然不同的環境,Uber Eats在美國打入外賣市場時,並沒有面臨著強大的對手廝殺,而滴滴此時進軍外賣要同時應對餓瞭麼百度外賣與美團外賣雙線作戰。另外,中美人口密度的不同,Uber Eats可以發揮Uber專車優勢,但滴滴要進入外賣市場,平臺上的專車送外賣的可能性極低,需要另外打造 騎手 團隊,難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其次,滴滴相比美團在用戶規模上也有很大差異。根據易觀數據顯示,目前美團APP月活躍用戶數在1.2億左右,大眾點評2700萬左右,加起來約1.5億;而滴滴App月活躍用戶為9200萬。另據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出行事業部總裁王慧文自稱,美團點評用戶高達2.5億,並且其中30%有出行需求。即使雙方跨界競爭外界環境相同,擁有更多用戶的美團也占據巨大優勢。

最後,美團進軍出行是為瞭維護自身高估值的 自救 ,而滴滴做外賣更多的是形勢所迫,雙方跨界決心的不同,也使得美團將更具進攻性,而滴滴進攻欲望將遠不如前者。據數據顯示,2016年9月,美團點評的估值因業務上升有限大幅度下跌,從1236億降到858億。去年10月美團F輪融資傳聞曾與資方簽訂對賭協議,承諾兩年內IPO,並且估值不得低於1350億人民幣。在美食、電影、酒店住宿、旅遊、休閑娛樂、生活服務等原有業務中,美團面臨著多個垂直巨頭近似於貼身肉搏的廝殺,出行業務的推進,將承載著美團二次提振估值的重要戰略意義。

反觀滴滴的未來戰略,外賣在業務中的定位就十分尷尬。在美團打車宣佈上線七城之後,滴滴創始人兼CEO程維曾接受《財經》雜志的專訪,程維在如此敏感的時間拋頭露面,自是一種應對美團輿論攻勢的反擊之策。然而整個訪談下來,程維更多的是強調 滴滴要做更高緯度的事情,要去全球市場,去和Uber和Google競爭。 無論程維出於對美團進軍打車故意營造 穩坐釣魚臺 的形象,還是源於滴滴對自身 大出行 戰略的堅持,皆從側面印證滴滴對外賣的投入,會更加穩健和保守。

從以上三個層面來推測,無論是業務擴張的難易程度,還是兩大平臺的用戶體量比拼,以及各自拓展新業務的決心上,滴滴都難以同美團抗衡。而且,美團自當年千團大戰中存活下來,近些年無論是對酒店、外賣等業務的擴張,都是從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中撕下一個大口子,由0開始做到行業一二位置。

而滴滴則一直聚焦出行業務,從最早的打車,逐漸擴張到專車、快車、順風車、代駕、大巴、短時租賃及新能源車等多項業務。去年年末《財經》采訪中程維還透露,滴滴馬上會有巨大的全球戰役。將來會和車廠、再接下來會和Google、特斯拉在無人駕駛領域展開充分的競爭與合作,構建未來的交通和汽車體系。雖然,去年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程維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有關 是否會進軍餐飲業務 時,以 一切皆有可能 回復,仍能感覺到滴滴一直以來對於外賣並沒有過多的興趣。

無論如何,滴滴的圍魏很難救趙,面對美團的激烈的 挖墻腳 ,滴滴想要阻擊美團步伐,進軍外賣之舉都是下下策,若想從容應對美團的攻勢,必須在外賣之外找到更好的辦法。

台中產後月子中心美團進軍打車有何影響?

正如滴滴程維所言,其本人與美團的王興有很頻繁的私下交往。早在程維準備做滴滴之前,雙方就已有相關接觸。傳聞程維在阿裡工作時,就同王興有著很深的業務關系往來。程維當初拿著車的原型去找王興,希望王興給自己的產品提提意見,誰知王興僅看瞭一眼就說瞭倆字: 垃圾 。如今,王興反而從當初的不看好轉而大舉進軍,回首往事讓人不免唏噓。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智研咨詢整理)

那美團此時進軍打車,將會對出行行業產生何種影響?

作為騰訊羽翼下的兩大平臺,美團與滴滴在年底分別完成40億美元的融資。首先,美團對出行的加入,將再次燃起出行領域的戰火。要知道,經過多年的拼殺和吞並,據智研咨詢發佈的《2017年中國專車行業市場規模數據分析》顯示,2017 年 H1, 滴滴出行以 92.5% 的市場占有率居專車市場訂單份額之首。美團對出行的進攻,幾乎等同於和滴滴直接宣戰。而且,美團打車作為大業務的一個擴展,滴滴慣用的合並戰略將無法實施,雙方各攜數十億美元融資,出行領域的新 燒錢 之戰已成必然。

第二,同樣基於位置服務(LBS)的兩大生態平臺,滴滴與美團之間存在大量交叉用戶,上文已簡述美團的幾大業務線用戶一定比例上有出行需要,而滴滴的外出用戶卻同坐傢的外賣用戶重合度不高。因此美團的強勢進軍,至少將會把平臺上大量的交叉用戶截流。如美團最近的打車入口在不同城市征集20萬用戶報名來講,七大城市一上線,就意味著將近140萬用戶與南京試運營的用戶截流到自身平臺上。

第三,隨著移動互聯網用戶紅利的消失,早期獨角獸圈地之戰結束,擴張業務為用戶提供綜合服務的超級APP化已成發展趨勢。無論從哪方面來看,美團推出打車都是基於原有業務的生態補充之舉。對於美團已有的美食、電影、酒店住宿、旅遊、休閑娛樂、生活服務等用戶而言,在享受到店服務的同時,美團上積累的紅包或折扣券同樣能使用在打車服務上,而且在美團使用打車服務還能同台中月子中心評比樣積累積分,這些優勢對於美團和用戶來說,無疑都是雙贏。

第四,美團進軍打車競爭對手隻有滴滴一傢,而滴滴進軍外賣,卻面臨著多線競爭。相比出行市場滴滴以九成占比一傢獨大,外賣市場競爭格局卻十分復雜,自去年8月百度外賣與餓瞭麼進行合並,外賣市場中餓瞭麼+百度外賣的市場交易份額占比達48.8%,位列市場第一,美團外賣以43.1%的占比隨其後。也就說,美團打車擴張的市場份額一定是吃掉的滴滴原有蛋糕,而滴滴外賣的擴張,即使吃掉下外賣市場的一部分,也是餓瞭麼百度外賣受損最大。

美團進軍打車也不全是好消息

可以說,美團進軍打車對出行行業的影響,遠大於滴滴外賣對外賣市場的影響。怎麼算,滴滴靠外賣圍魏救趙都不是個好主意。不過,值得註意的是,美團做打車也並非表面上看起來這麼輕松愜意。

首先,美團多線作戰是其商業模式最大的詬病,無論是生活服務裡的百度糯米、阿裡口碑,還是外賣的餓瞭麼百度外賣,以及酒店住宿領域的攜程去哪兒、同程藝龍、阿裡飛豬,美團進軍出行將進一步擴大多線交戰的范圍。雖然年底美團完成瞭40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但分攤到各個尚需燒錢的戰線上,美團能拿出多少資源傾斜到出行也是問題。

其次,美團南京試運營期間也爆發一些問題。在南京試運營期間,美團對司機的抽成為8%。而且七城擴展中,還為前5萬名司機提供三個月的 零抽成 福利,相比滴滴對司機高達20%左右抽傭的現行策略是釜底抽薪。然而,美團打車南京試運營期間也存在諸多問題,真實情況也許並非表面上的如此樂觀。

在網約車服務中,雙方溝通基於平臺提供的聯系方式,一旦用戶註銷賬號,司機很難再聯系上用戶。這個規則漏洞,存在少量的乘客在享受完服務後拒付車款並直接註銷賬號的情況,導致司機拿不到應得的打車費。滴滴為解決這一問題會給司機一定的補償,而這種情況同樣在美團打車南京試運營期間出現。然而司機吐槽,遇到這種情況去聯系美團,客服卻說不會墊付車費,讓司機自己與乘客協商解決。

雖然這隻是少數現象,但也體現瞭美團打車作為新的業務,在具體服務細節上仍同常年深耕該領域的滴滴有差距。另外,滴滴打車目前訂單量遠遠超過美團體量,雖然補貼非常誘人,但總體來說滴滴為司機帶來的收益仍遠高於美團,假使滴滴使用懲罰策略,美團打車對司機的吸引力能持續多久,仍是未知數。

最後,滴滴因為九成以上的市場占比,幾年積累下來幾乎掌控瞭司機資源。雖然美團占有用戶優勢,但其打車業務發展能達到什麼程度,司機端的掌控仍是其要跨過的關鍵門檻。就像阿裡口碑發展受到美團、糯米掌控線下門店資源與用戶使用習慣被制衡一樣,美團在打車領域同樣面臨著這些問題。

上文從眾多維度講述瞭美團進軍打車將為滴滴發展帶來諸多不利影響,作為同樣是從不斷廝殺對手成長為巨頭的出行獨角獸,滴滴勢必也不會坐以待斃美團的入侵。結合雙方跨界的優劣勢來分析,2018年滴滴或會結合自身優勢,進軍外賣隻是權衡之策,對美團真正的殺招將不僅限於台中頂級月子中心此,目前來看,滴滴今年會選擇三種可能的應對策略對美團進行打壓。

滴滴2018三台中產後照護種應對可能

滴滴必不會坐視美團打車的做大,畢竟對方任何的市場拓展,幾乎都是自身的損失。然而田忌賽馬的外賣策略,卻很難對早已習慣多線作戰的美團形成實質性的威脅。因此,要跳出互相搏擊對方命門的思維局限,滴滴真正制衡美團的策略,將不在外賣之上,從目前來看,滴滴目前已進行的三方向嘗試,才是明年應對美團主要的應對方略。

第一,加速大聯盟戰略。滴滴雖然垂直在大出行領域,但一直在進行大聯盟戰略。例如滴滴目前已和BAT分別有戰略合作,在支付寶首頁、微信錢包及百度地圖上都可以直接使用滴滴服務。而且,去年12月22日,攜程攜手滴滴、首汽、AA租車共同推出專車和租車業務,似乎就是組團應對美團之舉。

另外,自2015年11月戰略入股餓瞭麼之後,2017年9月36氪曾爆料滴滴正在考慮再拿出20億美金投資餓瞭麼。相比滴滴進入不熟悉的外賣領域應戰美團,其一直在執行的大聯盟戰略更是阻擊美團最有效的手段,受美團打車影響,滴滴在2018年或會加速大聯盟戰略,在多個戰線上進行結盟側面阻擊美團,畢竟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

第二,升級版二選一。這一推測並非空穴來風,去年媒體就曾爆料滴滴針對嘀嗒、美團的 二選一 風波。雖然事後滴滴極力否認,但在司機圈,這一鐵腕政策早已在不同的微信群裡傳開。在美團南京試運營期間,南京的某位司機就曾透露美團打車上線第二天,多個滴滴司機群裡就有滴滴方的運營人員發佈通告,任何一名司機都不允許上線美團打車, 一旦發現,立即停止合作。

要知道,在互聯網領域,這種以當下優勢脅迫商戶、司機二選一的現象並不少見。至少目前,滴滴平臺上的訂單數量都遠超於美團,即使美團有十分誘人的補貼和低抽成,但隻要滴滴升級 二選一 的懲罰力度,仍能在司機端對美團形成強大的圍剿。正如天貓二選一大大延緩京東增長趨勢一樣,滴滴對美團的 二選一 的影響程度要遠大於前者,隨著美團激進的擴張,滴滴 二選一 或會全面升級。

第三,發動區域燒錢大戰。現在美團打車進軍之所以如此迅猛,除瞭享受 網約車新政 下出行行業進入政策平穩期的紅利。而美團從0開始,發起燒錢戰前期投入會更小,滴滴由於用戶基礎龐大跟進會面臨巨額的補貼投入。但考慮到滴滴還可以選擇隻在美團進軍的城市進行燒錢,這個投入仍舊在滴滴可承受的范圍之內。在美團試運營期間,滴滴的區域燒錢之戰就已經開始,並為此還開發出對標的業務線進行競爭。

據媒體報道,美團打車剛在南京上線,滴滴不到半個月時間就在南京推出瞭優享計劃。這個優享計劃不同於滴滴此前的專車和快車, 優享 對標的正是美團打車的車型。據南京同時開通美團打車和滴滴優享的司機介紹, 如果能夠開滿全天,美團司機可以拿到150元的獎勵,優享則有200塊錢以上。

南京滴滴發動的區域性對標美團打車的燒錢戰役,一旦證明其效果,滴滴今年必然會跟隨美團打車的城市擴張步伐而擴大推進。假如全面開啟燒錢大戰,滴滴以近億用戶的規模應對美團起始的百萬用戶體量自然會大大吃虧,不過通過區域化及針對性PK,則會將燒錢規模降低到一定程度,並對美團打車形成有效的打擊。

美團做打車,無疑動瞭滴滴的奶酪。雖然在相關采訪中王興表態未有意針對滴滴,但滴滴作為出行行業的 壟斷 者,王興的低調並不能掩蓋對滴滴的 侵犯 。無論雙方大佬如何看待彼此的跨界競爭,2018年美團與滴滴的出行大戰都將必然的席卷整個中國。

其實,美團做打車、滴滴做外賣,並非雙方有意染指對方業務。在移動互聯網流量紅利結束後,受益移動互聯網而崛起的獨角獸都面臨著流量天花板困境,在原有業務紛紛觸碰到增長瓶頸時,橫向擴張到異業領域,已成謀求新增長的必然選擇。因此,整個2018年,跨界競爭將不僅限於美團和滴滴,在不同的領域,一場圍繞 跨界 的競爭將在這一年全面拉開。(本文首發鈦媒體)



更多精彩內容,關註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來源:鈦媒體

責任編輯:王曉易_NE0台中產後護理之家01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不畏筆戰的咆哮

t64zkepmz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