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模版“惠州旅遊隻有旺季平季沒有淡季”
“惠州旅遊隻有旺季平季沒有淡季”

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專傢委員會主席魏小安在惠暢談全域旅遊


魏小安妙語

●歷史上的惠州是“山海勝地,文化勝地”,今天的惠州是“發展高地,環境高地”,未來的惠州應該是“生活福地,休閑福地”

●我認為惠州旅遊的總體定位應是“天造地設出惠州,東江西湖兩悠悠,更有東坡瀟灑處,青山綠水善籌謀”

●環境競爭力將成為惠州城市發展根本且長遠的競爭力,這也是惠州乃至廣東旅遊最大的優勢所在

●惠州旅遊沒有淡季可言,隻有旺季和平季

“全域旅遊”是近年來興起的新概念,也是旅遊業今後發展的方向。昨日,2015年第六屆(惠州)東坡文化節暨第八屆惠州旅遊節開幕,“雙節”期間,我市邀請瞭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專傢委員會主席、全國休閑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副主任魏小安,於昨日下午為市文化旅遊協會、企業代表等作瞭一場關於全域旅遊的專題講座,全面解讀全域旅遊提出的背景、發展,並結合惠州旅遊實際,闡述新常態下旅遊產業在經濟轉型升級中的地位和作用,為惠州爭創國傢全域旅遊示范市答疑解惑。

環境是惠州最大資源所在

“一部山海經,天地養生堂。”魏小安說,歷史上的惠州是“山海勝地,文化勝地”,今天的惠州是 “發展高地,環境高地”,未來的惠州應該是“生活福地,休閑福地”。

“我認為惠州旅遊的總體定位應是‘天造地設出惠州,東江西湖兩悠悠,更有東坡瀟灑處,青山綠水善籌謀’。”魏小安說,惠州是千年古城、嶺南名郡、粵東重鎮,此次他專門提前兩天到達惠州看瞭一些項目,他認為,惠州尤其要看重“善籌謀”三個字。

“這幾天北京霧霾創歷史最高點,大傢都發微信秀惠州的空氣好,我也發到瞭朋友圈,我北京的朋友讓我在惠州多待幾天。目前惠州的環境,就是惠州最大的資源所在。”魏小安說,目前的中國有環境、資源、市場三大短缺,資源可以進口,市場可以開拓,而環境基本無可替代。

“短缺必然帶來升值,環境競爭力將成為惠州城市發展根本且長遠的競爭力,這也是惠州乃至廣東旅遊最大的優勢所在。”魏小安說。

惠州須抓住旅遊發展歷史機遇

“現在經濟增長‘三駕馬車’都疲軟,而旅遊產業這幾年都沒有受到影響。在我國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中,旅遊已經成為重中之重,從中央到地方,都非常重視,如今到瞭旅遊應該蓬勃發展的階段。”魏小安說,細數這幾年國務院出臺的數個關於旅遊產業發展的文件,惠州必須思考應該如何抓住這個歷史機遇,謀求騰飛。

“這是歷史性機遇,大的態勢已經走到這一步瞭,如果不抓住這個機遇,就會錯過不僅一個時代。”魏小安說。

羅浮山挖掘養汽車音響喇叭品牌高雄汽車音響改裝生文化大有可為

“惠州的資源豐富自然不錯,但是哪類資源豐富?惠州自己必須清楚。比方說羅浮山,被評為‘5A’級景區並不太值得驕傲,但是如果把羅浮山的‘道’資源挖掘出來,就非常值得驕傲。”魏小安認為,羅浮山是我國道教十大名山之一,在挖掘養生文化中大有可為。“惠州有山海文化、生態文化、養生文化,所以惠州最抓人的東西是什麼?這需要細致深入的研究。”魏小安認為,“天造地設出惠州”,遊客到惠州更多不是來觀光,而是追求“天地養生”。

反對惠州旅遊有淡季的說法

“惠州觀光旅遊不是主題,休閑度假才是主題。包括‘全域旅遊’。到底惠州旅遊需要什麼?應該是以休閑旅遊為主體。”魏小安認為,惠州市區本身可以做休閑度假。

“惠城區非常好,有東江、西湖,沒有幾個城市有這樣的條件,但是有一個問題,沒有旅遊產品。晚上去哪兒玩?旁邊有小館子可以吃一吃。這不行,層次太低。”魏小安說。

“巽寮灣聞名已久,此次一去超出我的預想。不過當地人認為現在是‘淡季’,其實惠州旅遊沒有淡季可言,隻有旺季和平季。我反對惠州旅遊有淡季的觀念,本來就沒有淡季,非得拿個帽子把自己扣瞭。”魏小安說。

鄉村度假模式是惠州鄉村遊前景

“惠州的休閑度假不要走農傢樂模式,做鄉村度假是未來的方向。”魏小安以浙江湖州莫幹山的“洋傢樂”為例,認為當地的鄉村度假模式才是惠州鄉村旅遊真正的前景,值得研究。

“惠州的優勢凸顯,不是 ‘後花園’,不能被邊緣化。”魏小安認為惠州應該是 “六大園”,應該是漫山遍野、自然生長的“大花園”,是果樹遍佈、品種豐富的“大果園”,是原生物產、蔬菜傢禽的“大菜園”,是智慧發展、便利旅遊的“大智園”,是第二居所、第一生活的“大傢園”,是娛樂創造、幸福生活的“大樂園”。

做全域旅遊須研究“終極目的地”

“旅遊消費沒有止境。抓住年輕人,不僅抓住瞭現在,而且抓住瞭未來。現在‘00後’都15歲瞭,‘80後’已經是消費的主體。”魏小安認為,現在年輕人是互聯網的一代,是消費主義的一代,觀念和中老年人不一樣。而全域旅遊,首要問題就是把“全消費”搞明白。“隻要和旅遊生活相關的,都是旅遊產業,沒有邊界。”

就惠州應如何努力爭創國傢全域旅遊示范市,著力推進現代旅遊產業發展全域旅遊,魏小安直言:“小馬拉不動大車。惠州要發展好旅遊,就得組建‘旅遊委員會’,關鍵是要放權給旅遊部門。”他認為,惠州要做全域旅遊,必須研究“終極目的地”。“旅遊地包括中轉地、順訪地、目的地和終極目的地。“終極目的地是什麼意思?就是我哪兒都不去,就去惠州。既然要講全域旅遊,就必須講這個,一系列觀念都需要調整。”

本報記者魏怡蘭



altis音響改裝20460AA0C152CAB7
, , , ,
創作者介紹

不畏筆戰的咆哮

t64zkepmz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